快猫完美版这

“砰——”

没等八面佛吐完血,洛云韵又是一脚踢出。

八面佛闷哼一声,腰部溅血,整个人再次跌飞。

他撞断了好几丛草木才停下来。

神情痛苦,无力再战。

“这一次,真的结束了!”

洛云韵嫣然一笑,扭着曼妙身子向前。

她要一脚踩断八面佛的咽喉。

“嗖!”

不过洛云韵很快变色。。

倒在山坡边缘的八面佛右手一扬,一个物体向洛云韵飞射过去。

洛云韵以为又是炸雷,下意识向侧避开。

户外网球的性感

只听当的一声,不明物体打在地面,是一颗圆滚滚的石头。

趁着这机会,八面佛身子猛地一翻,滚出三四米,然后从一条水渠翻滚了下去。

几十米狭长,水花四溅。

“叮——”

洛云韵脚步一挪追击,但右脚刚刚踩到山坡,脚踝就被一根钓鱼线绊住。

她打了一个激灵向后一跃,还就地翻滚出去。

几乎同一时刻,山坡轰的一声炸起。

火光冲天,黑烟弥漫,无数碎石飞射。

洛云韵大腿一痛,多了一粒钢珠。

毫无疑问,这是八面佛给自己留下的逃生通道。

他不仅借着水渠脱身,还设下地雷阻止敌人。

看着浓浓黑烟和夜色,洛云韵俏脸罕见地阴沉起来,随后拿出了手机……

一个半小时后,白云山庄山顶一号别墅。

从洛云韵手里逃出生天的八面佛,身湿漉漉的从暗中窜出,悄无声息滚入了大厅。

他没有借着水渠往山下跑路。

他知道,自己跑得再快,也敌不过洛云韵一个电话。

对方这么强大,还这么多人手,肯定在山下也部署了人手。

他如果往山下跑路,估计很快被锁定抓住。

八面佛已经精疲力尽,还用尽了手里炸雷,无力跟洛云韵一战了。

所以他借着水渠窜出几百米后,马上忍着疼痛从另一个水渠往山上攀爬。

耗费一个多小时,他终于登顶,随后钻入前几天就查探过的一号别墅。

八面佛习惯了狡兔三窟。

一号别墅是楼王,但也高处不胜寒。

没有人居住后,山风呼啸,还更加阴森。

这份阴暗冷森,不仅没让八面佛畏惧,反而让他多出一丝安感。

“嗯——”

稍微喘息后,八面佛呼出一口长气,随后抹黑找到一个角落。

他从一个洞里掏出一大包东西。

那是他提前放的衣服、枪械、食物和药品。

八面佛摸出一支红颜白药,挤出一大半敷在腰部伤口。

那份清凉顿时缓解了他的疼痛,也让他舒服的闷哼一声。

他还顺手捏开一支荧光棒让视野清晰一点。

只是这一抹冷光的亮起,不仅让他看清了周围环境,也让他看到了一个丫头。

正是叶凡身边的南宫幽幽。

南宫幽幽正笑嘻嘻看着他,手里拿着他放在包裹里面的牛肉干。

八面佛身子一僵,下意识掏枪。

“别动——”

没等他扣动扳机,一把长枪就顶住他的脑袋。

冰冷,阴寒,直投心灵。

“八面佛先生,你好,又见面了。”

沈红袖的声音很是淡漠:“叶少让我问一问,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

叶凡这是给自己下了连环套了。

八面佛如秋叶凋零叹息一声。

他清楚沈红袖和南宫幽幽的厉害。

他没有受伤都对付不了两人,何况现在强弩之末。

“成王败寇,我认输了。”

八面佛丢掉红颜白药,丢掉手里枪械,还把口袋钱包杂物部丢掉。

他张开双臂对沈红袖开口:“给我一个痛快吧。”

“是条汉子,成你。”

沈红袖微微点头,正要扣动扳机,却突然目光一凝。

她盯向了八面佛钱包上一张女孩的照片……

“砰——”

下一秒,沈红袖直接砸晕八面佛。

她捡起照片,掏出手机,打给了叶凡……

“我没死?”

第二天早上,天色灰蒙蒙,八面佛闷哼一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努力睁开红肿的眼睛,摇摇晕眩疼痛的脑袋,打量着面前的环境。

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地下室。

地下室五十多平方米,很简陋,但有基本生活设施。

床、桌椅、洗手间,通风设施,一应俱。

如不是门窗是巨大的钢条,以及头顶六个摄像头,八面佛都以为龙都之行是一场梦。

叶凡没杀自己?

八面佛皱起眉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几乎是念头刚刚起来,钢门就打开了,南宫幽幽咬着一个鸭腿笑嘻嘻走进来。

左手还把玩着一把锤子,好像准备随时敲人脑袋。

她的背后,跟着一身白衣的叶凡。

门口,也有沈红袖扼守。

看到叶凡,八面佛本能绷紧神经,力气也下意识一涌。

只是他不动还好,一动,发现身乏力,还剧痛不已。

他低头一看,身上刺着不少银针。

“别乱动,我没有铐住你,但在你身上下了禁制。”

叶凡看出八面佛的敌意,风轻云淡的笑了笑:

“你用不了力气,连下床跑一百米的力气都没有。”

“而且强行运气过度会逆血翻滚让你自废身手。”

“所以你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

叶凡劝告一句,还把一份三明治和奶茶递给八面佛。

“叶凡,你究竟什么意思?”

八面佛没有接过食物,只是目光锐利盯着叶凡:

“你不惜代价挖出我的藏身之处,还动用梵国这批强大炮灰作先锋。”

“你一环套一环的对付我,不就是想要杀掉我以绝后患吗?”

“怎么现在留下我了?”

他一字一句追问:“你是要羞辱我出一口打伤你的恶气?”

叶凡把三明治和奶茶放在床头柜:“我格局有这么小吗?”

八面佛目光一冷:“那你就是想要从我口中挖出雇主了?”

“我告诉你,别异想天开了。”

“我八面佛虽然不是好人,还双手染血无数,但绝不是告密小人。”

“我收了人家的钱财和人情,就会不惜代价扼守对方底细。”

“哪怕牺牲我的性命也在所不辞。”

八面佛展示着自己的强势和信誉,力维护着背后的洛家大少。

“不好意思,雇主我早已经知道。”

叶凡毫不客气打击一番:

“洛家大少,洛无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