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app下载

【 .】,精彩免费!

那边,房屋最为集中,属于中心地带。

我们都顺着看过去,什么都看不到。

我闭上眼,再度睁眼,仔细看向那边,身躯倏然一震,因为,我看到一股浓重的黑气冲天而起。

怨气冲天景象,在那个位置出现了。

我和宁鱼茹交换了个眼神,都心知肚明,坟碑镇怨气源头之一,就在那里。

“走吧,大家小心些。”宁鱼茹做出决定。

我们都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住心神,跟在宁鱼茹身后,缓慢却坚定的接近过去。

越是接近,越能感觉怨气的恐怖。

空气阻力都大了起来,感觉氧气的含量降低了,心口开始发闷。

某刻,‘叮当当’的细小声响毫无预兆的传入心海,惊的我们集体一个趔趄,反应快的站直了身体,反应慢的一下子就坐到地上去了。

我扶起王狂彪,轻笑,低声说:“狂彪老兄,感觉的胆量远不如自己吹嘘的大。”

雪白嫩肤美好靓丽

王狂彪挥手摆脱我的搀扶,气哼哼的说:“是意外导致的,我的胆量大的很呐。”

我笑了笑,没继续怼他,但听着持续不断传来的‘叮当’声,心头升起极为不妙的感觉来。

转过几个大房间,眼前豁然开朗,然后,我们集体愣怔当场。

一个特别大的广场出现在眼前。

谁能想到,莫家后宅中竟然存在一座广场呢,这是何等突兀的转变?

“那是什么?咯咯咯!”

王探吓的嘴巴都不利索了,直直的指着前方。

我们顺着看去,心神巨震。

一座山,一座宛似大钟一般……,不,不像是钟,更像是放大版的铃铛,没错,这座山峰看起来像是一枚扩大了数十万倍的铃铛扣在了那里。

更恐怖的是,山脚下,真的有坟圈子!

大大小小的坟头耸立,坟丘前竖立墓碑。

“们看,山上有字,好像是,63?”

宁鱼茹指着那座山,眼睛瞪的溜圆。

我死死盯着山崖峭壁上由凸出岩石组成的数字63,眼前电光雷闪,一个个陌生却又熟悉的画面从眼前掠过。

就好像是,我对广场和数字63

的铃铛山峰极为熟悉,每一幅幻像中,我都身在广场,身前有个看不清长相的人影,似乎,在和我交谈……。

慌忙摇摇头,将幻视画面甩飞,心头更是不安了。

在我的眼中,漆黑颜色的怨气从铃铛山峰上释放出来,直冲天穹。

问题是,原先为何没有人看到过数字63的山峰呢?就好像是有距离限定一般,距离的足够近了才会看到它,这塔玛的太邪乎了。

我眼前闪过幻视静止画面,铃铛山峰周边,冒着的是黑白二色气体,而眼前的这个,只有单纯的黑色气体!

“确定自己从未来过此地,为何,脑中诞生类似的幻视画面呢?我是不是真的疯了?”

疑问在心头跳跃,我没找到答案,只感觉茫然。

“们看那棵树,那是多高?好像,比山峰还要高!”

王探指着另外一个方位,是山峰的侧方。

我挪移过去眼神,只是看上一眼,就感觉要发疯了!

不知为何,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么一棵奇怪的树?

这棵老树直径足有数十米开外,高度比肩山峰,甚至要更高一些,怕不是有千米以上了?

让人震惊的是,这树的冠盖形态宛似一条龙!

没错,远远的看过去,树冠枝桠形成了一条盘踞扬首的巨龙。

“世上有长的像是龙一样的树吗?”

我心中都是疑问,同样,没有谁能给我一个回答。

正要和王探说话,该死的幻视再度出现了。

恍惚中,我看到龙树忽然从地表弹了起来,半途转变为一柄闪耀绿光的剑,这口剑落到一只宽大的手掌上,那人的腕子一动,万道碧绿色的剑气铺散向四方,犀利的剑光切碎了空气,打爆了空间!

我的眼神顺着其人的手掌延伸向上,经过手臂,肩膀,脖颈,落到那人的脸上,这是个非常出众的老男人。

其面相老成,但眼神中似乎蕴藏宇宙和深渊,气质出尘,犹如降世谪仙,身材修长,怕不是有两米以上的身高了?

幻视画面却是一变,还是这个老男人,但完全不一样了!他衣衫褴褛,双手中抓着猪肘子,正啃的满嘴流油……。

“啊呸!”

我急忙摇头甩飞幻觉,心中直骂扯淡!

自家的思维也太天马行空了,怎么跳跃的这么厉害?谪仙霎间就变成无脑缺货了,这是什么状况啊?幻视也不带这样玩的吧?

“姜度,怎么了?”

宁鱼茹的话传来。

我激灵灵一颤,这才回过魂来,转头就对上宁鱼茹关心的眼,还有王狂彪和王探不解的眼神。

衣袖被扯动,低头就看到二千金,她眨巴着大眼睛,眼圈有些红:“哥,没事吧?方才,失魂落魄的,吓死我了。”

我心头就是一软,急忙将二千金揽住,拍着她后背安慰着,连连说着没事,二千金才放下心来。

看来,我刚才魂游太虚的德行吓到了伙伴们,都以为我撞邪了呢。

我甚至眼尖的看到宁鱼茹暗中收回去了一张黄符,想来,我若是还不回魂,宁鱼茹就要给我脑门上贴一张符纸了!

“乖乖,这是传说中的神树吧?不但长成了巨龙模样,还高有千米以上,我真的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巨树?”

王狂彪注意力都被龙树吸引住了。

王探忽然一笑,轻声说:“们说,要是将龙树告诉韦长临教授,他是不是拼命也要过来亲眼看看?”

我心头就是一动,翻手掏出手机,对着广场、山峰、坟场和龙树一顿拍照。

大家看着我的动作,神色齐齐凝重起来。

我将照片保存好,然后,用手机打开相册。

“嗤!”

虽然早有预料,但亲眼看到,还是倒吸一口凉气。

宁鱼茹他们都围来,看向我的手机。

照片很清晰,就是些低矮破旧、灰尘覆盖的老房屋,看着风一吹就要倒塌的模样。

什么广场、63数字的铃铛形山峰、山脚下的坟圈子、无比显眼的龙形巨树,在照片中一点影像都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