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影视app安全下载

() 阿光和凯特走后,夏风站在门前犹豫了半天,最后终于按下了门铃。

“叮咚!”

“来了。”

熟悉的声音从门的另一面传来,这是夏风一直思念的声音,自曼德尔城一别后,他终于再次听到了。

门被推开,维娜穿着一件普通的居家t恤,踩着拖鞋出现在了夏风面前。

“维娜。”

“你….你来了。”

维娜对比之前完没有变化,金色长发在脑后扎着随意的马尾,额前散乱的刘海衬托着精致凌厉的五官,她还是夏风印象中的推进之王,她,还是那么美。

见到夏风,维娜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激动的情绪被她强行掩饰了下去。

“你来了,进来坐吧。”

“恩。”

维娜的家和她本人的风格一样简洁明了,墙壁上没有过多的装饰,客厅内的装修风格色调清冷,那把黑色战锤静静的立在墙角。

靓丽眼睛女孩很纯真

夏风走进后把酒轻轻放到茶几上,故作镇定的环顾了一下房间。

“维娜,你家还…..还挺干净的。”

如果是平时的维娜,这时候肯定要揪着他耳朵大声吼道,“什么,难道在你的印象中我很邋遢吗?恩?”,但是不知为何,此时的她只是傻乎乎的干笑了两声。

“呵,我平时比较爱打扫。”

然后便干巴巴的站在旁边不说话了。

气氛陷入了尴尬的状态,这让夏风产生了一种错觉,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自我感觉良好了,或许在维娜心中自己并没有达到那种喜极而泣,或是比较接近的程度。

就在夏风像电线杆子一样杵在原地的过程中,维娜忽然开口说道。

“哦对了,你是不是还没吃晚饭?”

“我….没吃。”

“我也没什么准备,我平时晚上都不吃饭的,这样,我帮你煮碗面吧。”

说罢,维娜像逃跑似的转身跑进了厨房。

维娜离开后,夏风独自环顾了一下客厅,忽然,他被墙边一个透明玻璃柜吸引了。

柜子中放了很多种类的酒,各式各样,可以看的出来,这些酒都价值不菲。

在柜子的正中,摆放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在这个透明的盒子里,躺着一个绿色的物体,那是一根棒棒糖。

这是泰拉世界本不该出现的品牌,只有夏风认得它,阿尔卑斯,苹果味。

夏风的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随后,他走到厨房门口靠在边上。

看着里面扎着围裙准备煮面的维娜,他终于找到了当初那种熟悉的感觉。

她还是当初那个维娜,会因为自己饿了亲自下厨为他煮面的维娜,当初在曼德尔城落下的眼泪他永远不会忘记,同样的,维娜也不会忘。

矿石病是会令人陷入绝望的病症,可是当时的他们,都想代替对方承受这种绝望,哪怕之后的人生会被痛苦包围,也绝对不会后悔。

夏风已经看出来了,维娜见到自己并不是不激动,而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或许是因为内心的愧疚与自责,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

“维娜。”

“恩?”

“你刚刚把鸡蛋扔进了垃圾桶,把壳放进了锅里。”

“啊!”

维娜手忙脚乱的把锅里的蛋壳捞了出来。

“我…我搞糊涂了。”

夏风走到她旁边,伸手关掉了火。

“好了,别煮了,我现在不饿,好久不见,我们聊聊天吧。”

“恩….恩。”

…………….

被夏风戳穿了紧张的情绪,维娜反而变的自然了些。

二人坐在沙发上,维娜看着茶几上那两瓶被夏风带来的红酒,笑容中的意味有些复杂。

“这是你送我的礼物吗?”

“没错。”

“这种酒的年纪可是比你我都要大,如今的你已经可以送我这么贵的酒了。”

夏风摸了摸头。

“嘿嘿,我不是很懂酒,只能派人挑最贵的买,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维娜从茶几上翻过两个杯子,随手打开了一瓶夏风带来的酒,酒入杯中,香气四溢。

“名贵的酒谁都喜欢,可我更怀念你当初给我喝的那种酒,你和我说过那种酒的名字,我现在还记得,叫做二锅头。”

“哈哈,你居然还记得啊。”

维娜端起酒杯,轻轻摇晃着。

“你说过,那是你故乡的酒,后来我找了很多地方,甚至联络了企鹅物流帮我寻找那种酒,最后也依然没有找到,夏风,你的故乡究竟在哪?”

盯着杯中鲜艳的红色液体,夏风抬起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脖子上的红色围巾。

“我的故乡很遥远,我应该再也回不去了。”

维娜不可能理解夏风的话,但却能体会那种感觉。

“抱歉,是不是提到你的伤心事了。”

夏风马上咧嘴一笑。

“没有没有,我没那么矫情,故乡什么的,我现在还没心情考虑这些。”

维娜停住了缓缓摇晃的酒杯。

“是啊,因为你现在是整个南部的地下统治者。”

维娜这句话的语气有些冰冷,夏风马上从中察觉到了维娜真正在意的东西。

身为老友,维娜会为他没死这件事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但身为格拉斯哥帮的领袖,黑羽的存在无疑已经影响到了某些事。

维娜的眼神中有真正的关心,也有一丝好奇,更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夏风,在南部地区白手起家,直到取代佛里多商会,这个过程一定很惊险也很艰难吧。”

夏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没错,这确实很难,有很多次我都差点死掉。”

维娜的面色变的严肃。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在维多利亚南部搞这么大的动作。”

“维娜,你很在乎这个吗?”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是维多利亚,听凯特说你是从哥伦比亚坐船过来的,如果你下定决心要组建自己的势力本可以有更多的选择,维多利亚的黑帮已经有我…….”

看到维娜认真的样子,夏风端着酒杯哈哈一笑。

“你是想说一山不容二虎吗?”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没那个意思。”

看到维娜真的有些生气了,夏风收起笑意,静静的看着她的脸庞。

随后,一个坚定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维娜,其实我来维多利亚只有一个原因,因为,这里是你的故乡。”

夏风的回答让维娜愣住了。

“夏风,你……..”

“这或许是我的一厢情愿吧,但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这里成为你永远回不去的地方。”

这一刻,维娜好像明白了什么,原来从始至终,夏风做的事就没有改变过。

维娜低下头,金色的头发遮住了眼睛。

“即便你已经染上了矿石病?”

“即便我已经染上了矿石病。”

“即便当初的我没有保护好你?”

“我不是说过,这次换我来保护你。”

泪水无声的划过,维娜哽咽的声音从长发下传出。

“明明什么都做不到,为什么每次都要拼命到这种地步?”

夏风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了维娜的头。

“那是从前的我,维娜,当初在切尔诺伯格的我被黑暗包围,而你就像一束光,吹散了我的迷茫,因为与你相遇,光与暗达了到平衡,万物流转,黑白双生,这一次,为了守护重要的人,我将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