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k懂你更多下载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森林里的芭蕾姑娘让人着迷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

【 .】,精彩免费!

目标在一米外的花坛边角落,景倾歌使劲够长了胳膊。

还差一点了。

突然,一只修长的大手强行闯入了视线里,无比轻松的将滚落在花坛角的苹果捡了起来,充满男性魅力的低醇磁声也一同从头顶上洒下来,

“给。”

……

景姑娘有一个秘密,虽然她不是花**痴党颜控,但她是脑**残大概党手控啊啊……

对于长得好看的手,她绝对没有抵抗力的!

在遇到季亦承之前,景倾歌觉得时哥哥的手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后来这个位置就被季亦承给取代了,虽然她一度很不想承认来着。

那混蛋的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充满力量,仿佛在手掌一收一放间,生杀予夺,肆意的玩转掌控着这罪恶深重的繁华世界。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和季亦承有得一拼。

景倾歌稍微有些愣住,然而,当她抬起眸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瞬间呆掉了。

……

逆光的剪影里—

男人俯下来的脸颊放大在眼前。

完美标致的五官,仿佛每一根线条都是精心刻画的,血染般的薄唇噙着一抹不深不浅的温柔微笑,可最让景倾歌震撼的,是那一双连西方人都罕见的金色眸子!

纯金色的虹膜,定格在双目中央,从深邃的眸底透射出来夺目的璀璨光芒,搭配着那过分殷红的唇色,两种浓烈的色彩融合,给人最强烈的视觉震撼。

华丽,而神秘。

“咕咚……”景倾歌相当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都说美色误人,她深深的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男人长得太漂亮绝对是天大的罪过!

“苹果不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嘴角噙着的弧度更加明显。

……

景倾歌猛地一惊,好像突然间魂魄归位了似的,赶紧从地上站起身。

却不料突然用力过猛,小腿一麻,抽筋了,整个人重心不稳的朝前倒去。

男人双手送上,稳稳的接住了她,金色的瞳眸里一抹冰冷的嗤色一闪而过。

景倾歌的脸瞬间红成了爆炒猪肝色,华丽丽的囧了。

天啊,这个男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在他面前摔倒的吧,就像狗血剧里的经典镜头一样,花**痴少女为了勾**搭男神不惜主动投怀送抱!

绝对不是啊啊……

而且她还是有主的人,金主!

景倾歌想到季亦承,又一个肩膀激灵抖,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跳着退开,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夕阳红,又是道歉又是道谢,

“对不起!谢谢啊!”

……

男人看了眼她的脚,关切道,“没事吗?”

“没事没事,突然脚抽筋了,很快就好。”景倾歌摆摆手说。

“那就好。”男人点头,将手里的苹果直接装进景倾歌提着的袋子里,又弯腰去捡其他的。

景倾歌更是尴尬,

“那个,先生,我自己捡就好……”

“没事的,受伤了啊。”男人笑得更加温柔。

景倾歌默默囧啊囧,她只是抽筋了,没这么夸张啦。

不过要是这会儿季亦承也在的话,即便她真瘸了估计也甩都不甩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