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全是污片的app

(上帝视角)

黑暗的周围让人有了一种漂浮不定,无依无靠的感觉。

云其深感觉自己就像变成了小叉,在那晶体之中打转,眼睛睁不开,在挣脱不了束缚。

尖锐的声音刺激着云其深的耳朵,而他却没办法用手捂住耳朵。那些声音就像万千的银针一根接着一根的扎进云其深的脑子里。

你还没有完成任务——

你必须把该带回的人带回来——

似曾相识的声音浮现在云其深脑海里。

除此之外就是灵蛇圣君传授给云其深的咒语。

痛苦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云其深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他只觉得很长很长。

就在一瞬间,他似乎感受到了无间。

这种比较轻松,力度舒适的感觉。

不要放弃!

丸子头美少女治愈系纯美写真

灵蛇圣君的声音一下打破了这种舒适的环境。

云其深即便睁开眼睛。

“我滴个老天爷爷啊……吓死老子了……”

云其深摸着自己的心脏坐起来,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一边坐着塔图姆。

“魔君醒了。”塔图姆双手交叉朝着我行礼。

“免礼……我这是昏迷了多久……”

云其深掀开被子下床。

“有四天了。”

云其深皱皱眉,“西海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回魔君,沙斗魔将已经再次前去查看深渊的情况,刚刚传回来的消息,深渊受到一种力量的压制,现在并没有突然扩大的危害。”

“还有呢……”

塔图姆刚要说,云其深就迫不及待的知道。

“还有那些非人非鱼的怪物已经发生了异变。”

“异变?”

云其深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什么异变?”

“那些非人非鱼的怪物开始在陆地上肆虐,疆邦虽然有结界保护,但是魔人也是需要水源的,单靠地下水根本无法满足疆邦魔人的需求。但是出去取水就会遇上那些怪物。”塔图姆看着云其深没在问话,他猜想云其深是想知道的更加详细。

“那些怪物开始吃人了,据情报反应出来的情况,这群怪物每每吃一个人便会增长他们的速度和增大身形。目前还找不到可以击破的方法,他们不生不灭,臣下也没有方案应付。”

云其深听完塔图姆的讲述眉头紧紧皱起来,他昏迷太长了,这件事情危害性太大,他不能在浪费时间下去了。

徕阿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必须再保护疆邦的同时去西海这个源头调查。

“不好了!魔将!那些怪物正在攻击结界!结界……结界裂开了!”

门外传来魔使的紧急上报。

什么!

“快带我去!”

云其深穿好鞋理了理衣服便推门走了出去。

塔图姆行礼之后带着云其深很快的来到魔使说的地方。

这是啥?进击的鱼怪吗?

云其深皱着眉头,他抬头看着结界外那些嘴中留着鲜血的非鱼非人怪物。

“他们嘴里还有黑色的血液……”塔图姆语气中带着一些愤怒。

“啊……”云其深没有别的办法,他听闻灵蛇圣君说的几样东西里唯一有的也就只有灵蛇圣君,但现在的他却没有灵力去召唤圣君。

灵蛇圣君是神兽不是魔兽,云其深的灵力在成为魔人那一刻开始就变得稀少了。

昏迷之中灵蛇圣君召唤咒语的传授也消耗了他本来就不多的灵力。

如果这时候还有徕阿剑就好了……

云其深将黑金剑变出来,这时候从魔王城之中飞出来一个卷轴。

卷轴穿过魔使们的包围来到云其深面前。

音儿……

云其深回想自己断手之后听说音儿用她作为人的条件交换了他的手臂。

只见泷音仙剑卷轴发出光芒变成徕阿剑的样子。

云其深一时惊讶,到现在你还向着我这个没用的哥哥吗?音儿……

云其深伸手去那卷轴幻化的徕阿剑,却没料到徕阿剑突然燃烧。

突然的灼热让云其深无法靠近,他下意识用黑金剑提防,却见燃烧的徕阿剑幻化成流火被黑金剑吸收。

这……

黑金剑发着同先前不同的紫色光芒。

音儿永远喜欢大哥哥……所以大哥哥也要相信音儿。

久违的音儿的声音传入云其深的脑海中。

好,大哥哥相信你。

“持华!”

“臣在!”

云其深朝着一边叫了一声,一头银狼便出现。

“众魔使听令守护结界周围,一旦有突破者将其困住,杀伐我断!”

云其深一声令下便带着持华先一步冲了上去。

“是!”

魔使们领命各自散开守护在结界周围。

魔人们聚在一起看着他们的魔君。

云其深手中黑金剑化黑气一时遍布周围。

“持华!”云其深靠近持华翻身一跃坐在它身上。

持华也明了的踩在黑丝之上,在多次的跳跃之下将云其深带到了空中。

云其深用持华做踏板,他跳跃起来同那些六米的怪物鱼们处在同一高度。

他的手中将那些黑丝再一次聚集,黑金剑泛着紫光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是谁妈妈?”

魔人之中一个小女孩看着飞跃在空中的人问到。

“那是我们疆邦的魔君。”

众魔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云其深身上。

紫色的剑光一时眼花缭乱,云其深从空中挥剑而下。

紫色的剑光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龙纹,龙纹舞动,就像徕阿那头魔龙一样腾空狂哮。

黑紫色的火焰一时包围了云其深攻击到的怪物。

云其深挥剑落地便迅速的转换模式,他将黑金剑又化成黑丝。

黑丝缠绕上那些怪物,伴随着黑紫色的火焰一起用力。

——墨燃龙纹——

云其深将手中的黑丝紧紧一扯,那些怪物便瞬间化成了尘芥。

尘芥从天上飘下来,就像下雪一样。

所有魔人都惊讶他们魔君的表现,这儿就是他们现在的魔君啊!

小女孩带着她的母亲挤过人群看向云其深。

她以后一定要嫁给这样的魔君。

而云其深消灭了怪物之后便走回结界。

“修补结界,仔细排查疆邦内部水源!”

“是!”魔使们便又听令离开。

塔图姆迎接云其深,“魔君这次真是让微臣大开眼界了。”

“恭维话不必再说了,我想立刻去西海,塔图姆你去准备一下。”云其深使出刚才的招式就更加担心徕阿了。

必须得快一点了……